04.jpg

【大家健康雜誌 2016.08採訪/葉雅馨   文/吳珮琪、楊育浩   攝影/許文星】

江漢聲是臺灣泌尿科的權威,在早年性觀念及資訊尚未普及的年代,投入兩性教育的推廣,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嘴及性學大師。才華洋溢的他,對音樂、文學及藝術,也有深入的了解及獨道的見解。近年來,他已成了作育英才的教育家,現在擔任輔仁大學校長,貢獻教育工作外,更希望幫臺灣及輔大蓋一所有靈魂的醫院,讓來看病的人不只得到醫療的幫助,也能獲得心靈的慰藉……

 

江漢聲出生在一個醫生世家,不只他的父親江萬煊、外祖父是醫生,家族裡一共有二、三十位醫生,不過他從小的志願並不是當醫生。幼稚園時接觸鋼琴的他,從此就喜歡上鋼琴,維持每天練琴的習慣,高中時曾獲得臺北市鋼琴比賽冠軍、全國第二名,他曾想過以演奏鋼琴為終身職業,但考量現實問題,最終還是放棄了。

 

「我父親長期在臺大任職,是泌尿科醫師,最後走入杏壇,成為春風化雨的教育家,我這一生走的道路,幾乎跟父親一模一樣。」江漢聲聊起父親的過往,許多人或許以為他從醫或選擇泌尿科是受到父親的影響,其實不然。

 

「在考上醫學系以前,我並不清楚父親是哪一科的醫師。我父母對孩子的管教其實很開放,不會因為自己是醫生,就要求孩子一定要當醫生。」選擇當醫生的原因是江漢聲在填大學志願時,問父親,「當醫生好不好?」父親回答:「做醫生人家都會感謝你,最現實的是打仗時不怕沒東西吃,因為大家都不會讓醫生餓死。」他聽了之後覺得有道理,因此就把臺大醫學系當成第一志願。

 

從醫後不知不覺

走上與父親相似的路

 

考上臺大醫學系後,江漢聲沒有因為課業繁重放棄練鋼琴或演奏。他曾在臺大合唱團擔任伴奏,跟團員一起努力,贏得五次全國大專合唱的冠軍。當完兵後,原本他的第一志願是小兒科,但沒被選上,所以改走第二志願泌尿科,結果反而從中找到樂趣,愈做愈有興趣,多年後也步上與父親相同的足跡。

 

父親對江漢聲的醫師生涯有不少啟發。他記得,以前上醫學教育課時,老師會說:「要看哪一個老師教得比較好,最好的方法是30年以後,問學生們記得哪個老師講的話最多。」而他父親就是這樣一位老師。

 

「即使在數十年後的今天,每當我碰到同業或同學,他們都會告訴我還記得父親講過哪些話,可見他的言教、身言,遠比泌尿科專業知識對學生影響更大。」江漢聲的父親是位樸實的學者,除了醫學知識之外,還會教導學生許多人生哲理。

 

江漢聲回憶父親在課堂上常會使用俚語來讓內容更為生動。例如他常講:「二腳走,三腳勇」來鼓勵大家多走路,或「穿西裝的人不要跟挑糞的人打架,因為打贏打輸都是臭的」。

 

「在醫學領域裡,父親還有一點很受人尊敬,他時常強調醫療要與時俱進,五年前或十年前學的知識或觀念,很可能會被推翻或淘汰,因此醫者一定要常精進自己的專業知識才行。」因為和父親都在泌尿科,江漢聲憶及有時還會與父親針對某些醫療知識展開辯論。

 

從兩性專家

變成醫學教育家

 

行醫多年,江漢聲看待近40年的醫師生涯,他認為這是不悔及幸福的選擇。他說:「人生追求的莫過於幸福,而幸福往往是從快樂中奠基的。至於幸福的兩大要項:助人和感恩,哪個行業較容易實踐和獲得?當然就是醫生。」江漢聲覺得當醫生,用專長來幫助人,也從病人的康復得到感謝,那種快樂很直接。

 

感性的江漢聲,除了醫學上有成就外,他對藝文、音樂及寫作都有興趣,也把這些才華與泌尿科結合,延伸到性教育及音樂治療。

 

由於年紀漸長,江漢聲自覺自己不太適合繼續在幕前從事兩性教育,加上這項工作已有不少人接手,因此開始思考轉型。他在臺北醫學大學從教授、研究所所長到醫學系主任,慢慢從兩性專家跨足醫學教育界。

 

在北醫從醫學院升等大學時,江漢聲遴選上院長,此時輔仁大學也來找他,希望他幫忙輔仁大學醫學院培養醫學生,擔任醫學院院長的工作,他覺得自己是教友,該幫天主教做些貢獻,因此答應借調到輔大一年。

 

在輔大醫學院當了一年院長後,原本他按照計劃準備回北醫當院長,但輔大仍希望他留下,沒想到留在輔大,成了他人生另一個轉折。「做了兩屆院長之後,又做了醫務副校長,因為覺得輔大需要改變,所以又被遴選為校長,我覺得會走到這裡,一切都是天主的意思。」

 

江漢聲回首過往經歷,沒想到人生的規劃會變得如此豐富,從以前到現在的路,好像都不是我自己原本要走的,而現在他當輔大校長,最大的一個任務就是為輔大蓋一座教學醫院。「在臺灣,經營醫院有困難度,但醫院的經營者還是需要有自己的理想。」他想蓋一所與眾不同,有靈魂的醫院。

 

65歲後更享受工作

鋼琴是一生的最愛

 

「有些人一到60歲,就覺得該退休或休息,不想讓自己太過勞累,但我是一個沒有工作就不知道如何生活的人。」江漢聲坦言,很享受工作。

 

他說,「醫療、彈琴及打乒乓球,是人生三大興趣」,每週他會抽空打乒乓球,每天再怎麼忙,也會撥出半小時的時間來彈鋼琴。在鋼琴演奏上,「我一生保持一定的興趣和演奏水準,都是靠著每天練習,很多專攻鋼琴的老師一旦疏於練習,可能就上不了臺演奏。」

 

不少人問江漢聲為什麼能持之以恆的彈鋼琴,他認為,「得愛一樣東西,就像愛一個人,感情到一個程度,就會有時間給它了。」

 

江漢聲喜歡演奏蕭邦的創作,「感覺蕭邦跟我的個性比較像。蕭邦的生命是傳奇,很多都表現在他曲子中,例如革命進行曲、波蘭圓舞曲、夜曲等,我覺得彈起來比較能表達情緒。」他覺得人生有自己喜歡的職業,同時又有自己深深投入的業餘愛好是很幸福的事。

 

65歲後,江漢聲的生活更為忙碌,但他認為只要做好時間管理,就能有多元的享受。他常用「二葷八素,飯後百步,勞逸適度,不要動怒!」的養生格言自勉。

 

他說,「多種人生樂趣,可以讓自己老年生活忙碌,腦部細胞持續活化並左右轉換,只要保持一定的健康平衡,應該也是長壽之道吧!」

PIX1.jpg
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大家健康雜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