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健康雜誌 2017.05.  採訪/楊育浩 文/張郁梵 攝影/許文星

02.JPG

百年企業「合隆毛廠」在第五代接班人陳彥誠領導下,有了不同風貌,不再只是原料提供者,也走入品牌。陳彥誠有著和父親陳焜耀一樣不服輸的個性,他和超馬選手林義傑、陳彥博一樣,完成「四大極地馬拉松」賽事,從超馬中,他領悟了企業經營的哲學……

 

 

走入合隆羽藏台北的展示中心,在會議桌後方的衣櫃,一整排風衣外套依照顏色,整齊的排列著,不說真的很難想像,這些是用輕飄飄的羽毛做成的羽絨外套。合隆羽藏打破傳統羽絨蓬鬆的特性,找來英國知名品牌Burberry前設計師操刀,利用創新技術,把羽絨壓縮成薄薄一片,讓羽絨外套穿起來更合身、時尚。百年的合隆毛廠不再只是單純提供原料,第五代接班人陳彥誠接任董事長後,除了將集團內部精簡化,還創立了合隆羽藏這個品牌。

 

每當寒流來襲,氣溫下降,舉凡羽絨外套、羽絨被等羽絨製品都會熱賣,但許多人可能不知道臺灣羽絨界有一個深藏不漏的隱形冠軍,每年純日本製造的一百萬件羽絨被,就有50萬件出自「日本合隆」,而他的母公司就是台灣的「合隆毛廠」,成立至今已邁入109個年頭。合隆毛廠供應的羽絨原料產量占全球1/6,包括頂級羽絨服飾品牌MonclerCanada goose的原料都出自合隆,年營收高達50億元。

 

放棄攝影和設計專長

為家業轉讀商學院

 

「在高中進大學時,我拿的其實是美術獎學金。」談起當初踏入商學院的契機,接班不到兩年的陳彥誠語帶惋惜,放棄攝影和設計專長,轉換跑道,全因父親陳焜耀的一句話,「父親從小就一直告訴我,他原本想做老師,但祖父希望他當完兵先進家族企業工作兩年,說起來也很好玩,因為曾祖父教會祖父做羽毛生意,所以祖父覺得教會父親做羽毛生意是他的責任。當時祖父曾跟父親說,如果做了兩年還是不喜歡羽毛生意這份工作,會讓他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」

 

或許是父親陳焜耀從小灌輸的觀念,潛移默化下,陳彥誠深知自己遲早會進入自家企業,幾經思考後,他放棄了美術獎學金,選擇就讀商學院。

 

2003年,陳彥誠進入合隆工作,沒有富家子弟的驕氣,2005年就親赴冰天雪地的黑龍江,監督建築工程,從機器設備到廠房設立,合隆黑龍江廠在陳彥誠的主導下,從無到有,短短半年就啟動,創下合隆最短的建廠紀錄,專門生產高品質的白鵝羽絨原料。

 

兩年後,他又被派往日本,設立日本合隆株式會社,將合隆的產品推銷到日本市場。沒想到好景不常,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,合隆也被捲入風暴,面臨日本客戶跳票一千六百多萬美元,在每個月短少一千多萬營業額的窘迫狀態下,他跟隨著父親,有驚無險地度過危機。只是老天的考驗並不僅此而已,幾個月後,中國廠長帶頭叛變。

 

被一手帶出的部屬背叛,打擊了父親陳焜耀,他發現父親變得焦慮不安,不時得靠鎮定劑和安眠藥才能入睡。陳彥誠對父親冷靜分析利弊後,力勸父親:「爸,這個點我們不要了,世界這麼大,我們的格局不必拘泥在這個地方,何必苦撐在這裡?」因為這句話,陳焜耀決定放手,並在兒子的鼓勵下,從那時也加入跑馬拉松的行列紓壓。

 

超馬考驗的不只是體能

而是規律的生活態度

 

陳彥誠對父親的鼓勵,並不只是嘴上說說,2008年,他邀請父親一起參加臺北國際馬拉松,幫父親報名9公里,自己則挑戰全馬。後來,父親發現跑全馬有獎牌可以領,燃起了鬥志。隔年,陳彥誠穿著一套整齊的西裝和黑色皮鞋,和父親一起跑42公里的全馬組。

 

186公分的陳彥誠因身材高䠷,原本就引人注目,在揮汗如雨的跑道上,穿著修身筆挺的西裝,和其他參賽者一起跑,更顯得與眾不同。「當時穿西裝只是覺得好玩,想增加趣味性,其實陪跑不會太在意完賽成績,只想著怎麼讓父親有精神的跑完。」

 

2009年鳴槍起跑後,陳彥誠和父親兩人開始從42公里的臺北國際馬拉松、擁抱絲路的陪跑大使,一路跑出世界,而這一跑也開啟了陳家父子長達兩年的征途。黃沙遍遍的撒哈拉沙漠、大片礫石的戈壁、地表最荒涼的阿他加馬沙漠,到世界的盡頭南極冰原,他們兩人是除了超馬選手林義傑和陳彥博之外,唯二完成「四大極地馬拉松」賽事的臺灣人。

 

「超馬挑戰的不只是當天的體能,而是過去半年的生活態度。」極限運動考驗的除了當下,更是每天自律且規律訓練的成果。陳彥誠笑著說,想要完賽靠的是意志力和體力,當你體力愈好,所需要的意志力就愈少,愈能輕鬆跑完全程,只是該如何在平時的生活裡撥出時間訓練、增強體力,就得看平時的管理能力了。「沒有人一天抽不出一小時運動,只是該如何在工作、休閒和運動中取得平衡,以及有沒有毅力自我要求。」

 

「跑步時也會遇到一些體力外的挑戰,像是該跑哪條路、如何分配體力,在規定的時間內跑完、還得隨機應變各種突發狀況。」就是這股精神和態度,不僅讓陳彥誠跑完四場極地馬拉松巡迴賽,也讓陳焜耀下定決心把「合隆毛廠」這份祖宗傳承的心血交棒給陳彥誠。

 

為百年企業注入活水

帶領企業走向另一里程

 

34歲就接手百年企業的壓力不言可喻,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真的成了集團董事長,陳彥誠才發現這股重擔比意料中還大,說到這裡,他伸出手摸了摸頭髮,打趣說道,「接班第一年,我就長了好多白頭髮。」

 

作為亞洲布局最廣、歷史最悠久的羽絨製造廠,合隆集團是臺灣羽絨自動化的先驅。「很多人覺得傳統產業發展有限,但這個產業有獨特性,不像柯達軟片得順應數位化的潮流結束壽命。雖然有很多羽絨替代品,卻是石油做的,不符合環保,而且品質差很多。」

 

只是該如何調整,不讓合隆被時代潮流吞沒?陳彥誠想起了過去跑極地馬拉松的經驗。

 

「跑超馬最重要的是行前準備,要知道取捨,因為比賽時,必須把需要用的東西揹在身上,揹的東西愈多就愈重,是一種負擔,你要懂得判斷什麼是必要的、什麼是可有可無的、什麼是根本不用的。」取捨,是陳彥誠在一次次的超馬賽事中,最大的體悟。

 

應用在企業管理上,「一個東西太久不用,對集團來說就像贅肉,是個累贅,反觀在經營上,也該走向更精實化的方向。」意識到這一點,陳彥誠接班後,開始調整公司組織架構,希望讓每個部門獨立運作,免除掉部門之間繁瑣的溝通過程。

 

同時,在對外發展上,他也思考把服務從中游廠商擴展到底層消費者。「合隆毛廠要能永續經營,勢必無法永遠只賣原料而不靈活轉型。」有了這層認知後,陳彥誠在去年自創品牌「合隆羽藏」,是全台唯一可依消費者需求,製作不同重量、暖度、提供不同羽絨選擇的客製化寢具品牌。其中,最為人熟知的成就是推出一床40萬元、世界最高等級的冰島雁鴨絨被,甚至跨足時尚服飾領域,把羽絨和挺版風衣結合,設計出可三穿、別出心裁的羽絨外套。

 

經營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戰,在接班的壓力下,陳彥誠忙碌工作之餘,也沒忘了跑步,20175月將與父親挑戰美國海豹部隊的訓練基地──夏威夷火山馬拉松「Mauna to Mauna」,在平均標高20004000公尺的兩座火山間奔馳。縱使挑戰很大,但他已準備好,要用自己的毅力和雙腿帶領合隆邁向下一個里程碑。……更多精彩內容,請閱讀大家健康雜誌官網healthforall.com.tw

 

*推薦閱讀:

合隆毛廠董事長陳焜耀》逆來順受,有捨才能有得!

馬拉松選手張嘉哲》跑步開啟人生另一片視野

東吳超馬創辦人郭豐州》微笑跑到終點,才能享受跑步美好

和泰興業董事長蘇一仲》10秒鐘可以改變一生
莫凡彼餐飲事業董事長方子雄》用心做,把平凡事變不平凡!

*本文出自《大家健康雜誌》1065月號,更多精彩內文,請見【大家健康雜誌官方網站】

 

PIX1.jpg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大家健康部落格

大家健康雜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